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 励志感人 > 对不起,我爱你!

对不起,我爱你!

对不起,我爱你!
对不起,我爱你!
记得从小时候坐爸爸开的车,
长大坐男朋友开的车,觉得很幸福、很快乐。
坐在副驾驶坐,可以不用注意路况,可以一边补妆一边哼歌,
可以不用担心停车位,可以不用担心车子脏了,要保养了。
9年来我是像公主一样被宠爱着、被保护着,台北的公车、台北的捷运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词,我从来不用担心我的交通,不论上班、下班、逛街,回老家,我都是他接送的,我真的觉得很幸福,朋友也都说我真的很好命。
“车”是他教睎提,改装是他告诉我什么是避震器、为什么要保养。
他说车子是大老婆,我是小老婆,记得当时我还吃醋,
他笑着说:「没有车车这样载你,你怎么皮肤这么白,你怎么都不用担心风吹雨淋。」
所以我跟他一起爱上车了,和他一起改装车,和他一起去跑山道,
坐他开的车,就算跑到时速250了,再快我也不怕。
18岁那一年,他说:「贝~去考驾照吧。」
我说:「为什么?」
他说:「可以拿来抵扣红单阿。」
我说:「不要。」
他说:「其实,假如有一天我没办法再接送妳时,妳一定要学着独立、学会自己开车、自己照顾自己。」
我赖在他的怀中撒娇说:「你用永远也不会丢下我,接送我是你一辈子的责任。」
可是,被他逼着,我还是学会了开车。
当我10分钟路考全过时,他还笑着说:「有偷学我的功夫唷。」
18岁的我考到了驾照了,说真的,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,生活依然是这样,
他依然载我逛街,载我上下班,驾照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途,顶多如他所说拿去抵扣红单。
很多人都说:「妳都依赖他载,没有他载妳怎么办?而且他都这样管你管的这么严,又这么紧,妳都没关係喔?」
我总是觉得这是属于我得幸福,即使再没自由,我也甘之如饴。
而他,也把我当成他的责任,我们对彼此是把对方当成责任般,我不能没有他。
他也不想失去我,他觉得照顾、接送女友,是男人都要做责任。
我觉得陪着他去跑山道,帮他一起改车、改音响,是比我的工作还重要工作,因为他热衷改车,我也跟着喜欢车。
我喜欢搜集香水,他每2个月送一罐香水给我,
我们在朋友们的眼中是这么的幸福,9年来始终如一日。
我们都没有变心过,也许有争吵,也许也会为了小事生气,但我们真的真的很爱对方,这么相爱,我想连上天都会妒嫉吧。
去年过年时,他开车一路飙往金山的方向,坐他的车从来不会怕,因为我真的全心全意的相信他。到了金山海边,很冷,他要我坐在暗暗的海边,叫我闭上眼,他说要送我一样东西。
我本来想应该是香水吧,当我睁眼时,我真的傻住了,一整排的硬皮鲨一起开头灯,刺的我眼睛睁不开,他从车队走像我,我想我这一生忘不了那种景像。
他没有浪漫的问我要不要嫁给他,他只说:「这是我的求婚,妳已经是我老婆,今生今世,我们要一起到老好不好?」
我没有说话,只是拼命傻笑,点头。别人用钻戒求婚,我男友,用车队来感动我。
那天有将近20台硬皮煞,都绑着爱心的气球,
我们就这样跑了金山、林口、北海岸,我想也只有他求婚不忘呸车。
如果….如果….那天我们不去小硫球玩….
我想我现在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家庭主妇吧。
就在我们拍完婚纱照,准备过完年结婚时,我们答应了朋友的邀约一起去小硫球玩,
他笑着说:「我们先渡蜜月,帅吧。」
因为他的车我们结婚时要当礼车,所以当时下高雄褡船,我们不是开自己的车,我们是坐朋友开的四门喜美,沿路大家说说笑笑,到休息站换我男友开时,他朋友让我坐前坐。平常我坐他车,我都不繫安全带的,那天,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,他帮我繫安全带….。
他笑着说:「绑着,不要伤到我儿子。」
没错,当时我已经怀孕1个多月了。
你知道吗?怀有自己最爱的人的孩子是多么多么的快乐,而这个孩子对我们来说又是这么这么的珍贵。
我永远记得当我告诉他,我怀孕时发生的事情,
那天,我们跟车队要去跑山道,要去九份烤肉,路很小条,
他要跟着前面的车弯来弯去,所以他开的很专心。
「老公,今天妈妈中午煮海鲜粥,我吃一点就吐了ㄟ。」
他很专心开车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:「喔~那有没有吃胃药?」
「可是我觉得,不是胃不舒服。」
「喔~那明天再带你去看医生。」
「而且,我那个2个月没来了。」
「喔~那个没来,也会吐喔?」
「不是啦,老公我怀孕了。」
「喔~你怀孕了,怀孕!什么?你怀孕了!!」
他突然猛力的煞车,我只听到ㄍㄧ,碰~
没错,后面的撞上来了。
「哭爸唷~你煞车干麻?」他朋友走到我们的车旁。
我只见他傻傻的跟他朋友笑着说:「我老婆怀孕了。」
也许你们会觉得女友怀孕没什么,但是对我们来说,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任务。因为我的体质关係,卵子一直不容易受精,所以即使9年来我们从来没避孕过,但我却 一直没有怀孕,也因为他是独子,所以曾经一度为了我不孕的事情,我难过的想分手。
他却认真的告诉我:「没有孩子有没有孩子的好,要一起走一辈子的人是妳,其他的,没关係。」所以在我们的心中,这孩子是老天爷恩赐给我们的结婚礼物。
怀孕之后,产检时,医生告诉他我子宫壁比较薄要注重安胎,所以,他不准我上班,不准我穿任何有跟的鞋子,不准我吃巧克力,不准我用跑的下楼梯,甚至不准我看电视,又加上我孕吐的严重,吃什么吐什么,没有变胖,反而更瘦。
他就带我去吃任何我想吃得东西,连假日车队约要去跑山道,他都只是载着我慢慢开,我知道他真的很期待也很重视这个孩子,我们因为相爱而结婚,结婚前又刚好怀孕,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,美的让我觉得很像做梦般,很怕醒来就不见。
那天,在上路之前他说:「繫好安全带,不要伤到我儿子。」
还用一件外套盖着我得肚子,再繫上安全带。
我笑笑的告诉他:「不会啦,他还要出来跟你一起赛车。」
因为,他朋友的车是新车,什么都没改,
他朋友就要他操一下那台车,ㄍㄧ看看可以到多少啦。
我男友起皱眉头说:「真的要ㄍㄧ,不要啦,都没改,危险啦!」
「不会啦,拜讬!ㄍㄧ一下啦!」
「吼~烦~~~」
坐他的车我不怕,不只是因为他的技术我很放心,更加上,我们的车所有的安全性的东西我们都改的很好,但是坐在别人的车,虽是他开的,但是我一想到连避震器都没换,有一点担心,我握了一下他的脚,
他微微笑着说:「跑一段而已,没关係。」
他油门一踩,我看着时速表150.~160.170.180.200整台车都晃的非常严重,
我说:「老公,不要。」
当他放油门时,他朋友,却说再ㄍㄧ,而且手还伸到排挡杆这,往后拉一挡,车子突然暴衝,前面又突然切出一辆车,他闪避不及,方向盘往右拉,车子失控,撞上分隔岛,再弹出来,后面的车又追撞上来就翻车了。
我们车顶朝下,在地上滑行约100公尺,我看着地上,钢板摩擦地面,擦出火花,玻璃火花都往我的脸飞过来,嘴裡,想喊他的名字,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,碰的一声,车撞回分隔岛终于停了下来。
车子在极大的碰撞下之后,终于停了下来。有坐过360度的吓吓叫吗?在到最顶端的时候,人会悬在半空中,屁股离开椅子,只靠着安全扣,固定着,当时我就是这样被吊在位子上。
我想出声喊他,但是胸怀的安全带勒的紧紧的,好痛好痛,
只能微微的发出一点声音:「老公~救我。」
「贝!没事吧?」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握着我的手。
「好痛~」
「不怕不怕,我在这边。」
他把我的安全带鬆开,因为是倒吊着的关係,
安全带一鬆开我的脚就跪在满是碎玻璃车顶上。
「啊~好痛。」
他握住我的手,我看着他用力的踢着车门,但是门都变型了,当然没法开,他改踹玻璃,玻璃一下就被他踹破,他先爬了出去,因为我的脚早已没力,他伸出手把我拖了出去,一出车子,他立刻扶我站起来,往安全的地方走。
握着他的手,我感觉的到他也在发抖,我也在发抖,我虚弱的说:「老公,我好怕。」
他更用力的握紧我的手:「没事了,我在这边,没事了。」
可是才没走几步路,我感觉到我的下腹部,隐隐做痛:「老公,我肚子好痛。」
他马上扶我坐在路边:「肚子痛?很痛吗??」
他担心的用手摸着我得肚子:「等等唷,救护车马上来。」他紧紧把我抱在怀中。
警察不久之后赶到:「有伤者吗?」警察大声的问。
「有,我老婆怀孕了,她肚子很痛,快救她,快….」
等救护车的过程中,我的肚子越来越痛,
他一直握着我不停的说:「没事的,你们都会没事的。」
看着他苍白,担心的脸,我努力的咬紧牙根,对他点点头,给他一个虚弱的微笑。
救护车一到,他把我抱上担架床上,自己也一起上了救护车,一路上紧握着我的手,
他紧张得对一旁的急救人员说:「她刚怀孕一个多月医生说,还不是很稳定,你们一定要救她跟孩子。」
急救人员熟练的在我的脸上套上氧气照,我看着他担心的样子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
他一见我哭,他更是握紧我的手,
低下头靠在我的手上:「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应该开这么快,对不起。」
当他的头一抬起来,我看见他哭了,眼泪从他的眼中流了下来,
在一起9年来,他从来没流过一滴眼泪,甚至陪他去参加他爷爷丧礼,他都没哭过,
现在看着他为我掉泪,我的心好疼,好疼,我难过的摇摇头,伸出手,帮他擦去了泪水。
一路上我不断默念着观世音菩萨的佛号,我只乞求让我肚子裡的胎儿能够安全没事;
一到医院,他们就把我推进了急诊室,他的手都没放开过。
但是一进手术室,护士说对他说:「你不能进去。」
他才放手,我看着他,他看着我:「一定没事的,贝!你一定没事的。」
这是他在我尽手术室时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很害怕,比刚刚翻车时更害怕。
当医生,在检查之后,他告诉我:「妳已经流产了。」
我还来不及说什么,麻药就打进我身体,后来,我就不醒人事了。
当我醒来后,「贝~贝~」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
我睁开眼,看见是他姊姊:「姊姊,阿仁勒?」
我看了看周围,他姊姊哭着说:「快走,他快不行了,他在等妳,快去看他。」
她姊姊把我扶起来坐在轮椅上,我愣了一下:「谁快不行了?姊你说什么?」
「阿仁快不行了,他胸腔破裂,肺部大量出血,快不行了,一直吐血,他在等妳,快去看他。」
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一到加护病房,他父母都已经在一旁,伤心难过的哭,
我一过去他身边,我真的不敢相信,我眼前的事实。
他的鼻孔插着管子,嘴角不断的流血,
牵起了他的手:「老公,老公,不要吓我,不要吓我。」
他听到我的声音,睁开眼睛,他也回握着我的手。
「对不起,贝!我没有保护好你跟宝宝,对不起。」
「不要,没有,不是你的错,你不要这样说。」
「贝!对不起,我撑不住了,没办法再照顾妳,妳一定要乖乖的活着,我们改约下辈子再在一起,我再补偿妳。」
他痛苦的说这句话时,我的心都快碎了。
「我不要,你说你要载我一辈子的,你答应我永远不会抛弃我的,洪富仁,你说话要算话,不能丢下我,你给我起来。」
「老婆,对不起,我….爱….你….」这一句话就是他留给我了最后一句。
后来,我问医院的医生,医生说他根本是用意志力在支撑,
因为他根本没有繫安全带,撞击时,胸口猛烈的撞到方向盘,肋骨断裂刺入肺部。
其实他当然应该是痛的不行,但是他撑着,还抱我上担架,还一路上陪我到医院,直到我尽手术室他才吐血,昏倒在地上,我知道,他只是要我不要担心他,他只希望我们的孩子留住,虽然他以前都会骂我,他做错事从不道歉,但是我知道,真的知道,他有多爱我。
这场车祸,夺走了我最爱的男人,也夺走了我们的孩子,办完他的后事,我住在我们两人以前的房间,好像一切都没改变,我总觉得他只不过出去了,等等就会回家。看着他的衣服,他得电脑,我都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场恶梦,等等他就会出现在身边,说:「老婆,不怕我在这边。」
我开始活在过去的回忆中,我躲在房间,不吃不喝,一直看着我们的婚纱照,看他写给我的字条,我把他天堂遊戏中的人物开着,就好像他还在我身边,我只是不断的睡觉,因为我想他会回来我身边的。但是他一直没来,我总会哭湿了枕头,我一直告诉他:「我在等你,等你回来。」
一个多月过去了,因为眼泪留太多,我的眼睛已经不能再被强光刺激,我开始想,你不来找我,我就去找你,于是我开始想寻死。割脕、服药,我真的很想死,我真的很想跟他去,
我开始恨他,为何带走我们的孩子,丢我一人孤拎拎的在这个世界上。
好几次,我总是很像快要看见他了,却又被一双手给拉着,那是我父母的手。
当我自杀,醒来在医院时,妈妈总是在我的身边难过的流泪。
我告诉她:「妈,对不起,但是,我真的需要他。」
妈妈难过的说:「我就妳一个女儿,你走了,我要靠谁。」
爸爸,把我接了回家,朋友们经常来看我,要我去外面走走,
很快半年过去了,我仍然常常回他家,整理我们的房间,整理他的车子。
有一天,我在他家吃饭时,我告诉他妈妈,我想嫁他,我要跟他一辈子,
他妈妈,流下眼泪,说:「阿仁交到你这个女朋友,就算为了保护你而死,他也甘愿。」
隔天,我们在他的灵堂前,掷茭 问他,可是,都是没茭,我和他妈妈,都傻掉了。
「为什么?为什么你不娶我,你不是爱我的吗?为什么….」
当我从早上问到晚上都没有结果时,我哭倒在他的灵前。
「你怎么捨的留我这么痛苦,我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房间裡,哭个不停,我真的好需要你,以前你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,你走了,要我怎么活下去。」
忽然,有一种温暖的感觉,拢照着我的身体,我抬起头,是他,他把我抱在怀中。
「傻瓜,我一直没走,我一直在妳身边,只是你看不见,你要勇敢走下去,你越勇敢我才越开心,我在这边和我们的儿子一起守护着妳,当你的保镳。宝贝,不是我不娶你,是我们早已是一体,妳的手,我会永远的握着,你不孤单的知道吗?」
「老公,我也要和你在一起,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,我不要一个人…..。」我紧紧的抱着他。
他抬起我的头笑着说:「不行,你要照顾爸爸妈妈,还有我们的车子阿,还有我们的狗狗,还有我最爱的人阿。」
「谁??」
「妳阿,就是妳自己,答应我勇敢一点,我没有走,我在你身边,永远。」
「不要,老公不要走….。」
我一睁开眼,原来是我的梦,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好熟悉,他真的来过了,在我的身边。
「老公,我答应你,我会勇敢,因为我知道你在我的身边,你一直在守护着我。」
两年多了,我的忧郁症也已经好多了,我努力记忆着他以前教我的开车方法,我开着他的车,自己上下班,载他妈妈去买菜,我延续他的习惯,从不电动洗车,我放假时也自己洗车、打腊,很想他的时候就载着我们养的狗狗,去所有我们曾经去过得地方,
假日晚上,我跟他的朋友们一起去跑山道,握着方向盘的我,过弯一点也不害怕,他朋友说,我开车的样子,跟他 一模一样,我总是笑着回答:「你怎么知道是我开不是他开的。」
我不再留眼泪,我微笑面对一切,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们的宝宝都在我的身边,
握着我的手说:「不怕,我在这边。」
我会答应你,不在让你担心,
下辈子跟下下辈子,我还要做你老婆,
因为我真的很爱很爱你!
亲爱的老公,记得下辈子不要在丢下我,因为我不想在一个人过日子。

 

对不起,我爱你!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